富阳大源蒋家祠堂

    中华蒋氏网 2012年5月22日 蒋氏家族


2000年。一天,蒋金乐在蒋家村采访一位黄埔老兵。

金乐与那位蒋家前辈坐在门口正聊着,只听“哗啦”一声,前方没人居住的老房子突然坍塌了下来,灰尘腾起。塌下来的木构件和碎砖瓦泥土混在一起。金乐走过去扒开砖土,用力拔出一只牛腿。金乐将牛腿冲洗干净,一看,哇,雕刻得真精致啊,上面有个图案,居然与正在申办奥运会的标识图案非常相似,他爱不释手,把牛腿带回家。

“牛腿”是中国古建筑中的一个构件,安置在柱头和梁额的交点,起支撑作用。雏形最早见于北魏时期,从明朝开始,渐渐往装饰方面发展,到了清代,被称为“雀替”,俗称“牛腿”,形态也有了浮雕、镂雕、圆雕、透雕等等,成为传统建筑中的点睛之笔。

金乐拔出这只古老牛腿后,开始关注古旧房屋的雕梁画栋、牛腿斗拱、刻花门窗。他去找、去买木雕构件,在寻找收购的过程中,一个个坏消息传进金乐耳朵:大源蒋家祠堂有两只牛腿被偷走了!大源觃口村的盛氏宗祠八只牛腿被偷走了!场口包家淇的祠堂,也少了几只牛腿……

2003年春天,富阳市政协会议上,政协委员蒋金乐写了一份提案:《关于保护和抢救古建筑的建议》。提案编号第52号。

2004年,富阳市政协文史组、文物馆、文化馆通力合作,蒋金乐等人走遍富阳22个乡镇、街道,考察了八十多座祠堂、厅堂,拍摄了近千张照片,查阅了大量资料,《富阳的祠堂》出版。

东阳师傅大吃一惊

就富阳来说,蒋家祠堂建筑规模算不上最大,但做工、雕刻非常精美。

蒋家祠堂在大源镇蒋家村。蒋家村是富阳最大的行政村,人口四千多。祠堂位于蒋家村中部,坐西朝东,背靠亭山,面对大源溪。大门两边是一副对联,上联:国家本源是教育;下联:民族前程在儿童。据说民国初期,在云贵一带当法官的蒋锡芬回乡探亲。见村里儿童仍在私塾读书,便发起创办了一所鼎新小学。鼎新小学设在蒋家祠堂,有七个教室。蒋锡芬在祠堂大门两侧用红漆书写了这副对联。“文革”期间对联被毁,现在看到的是后来重写的。

走进祠堂是面阔五间的前厅,前厅正中伸出一座三面敞亮的大戏台,戏台顶有圆形藻井,两翼飞檐翘角,翼角饰凤凰展翅,台前两根粗大木柱,柱上牛腿雕刻着狮子滚绣球,精巧细致。1990年祠堂局部维修时请来东阳师傅,那师傅看到祠堂里的木雕大吃一惊,叹道:现在把最好的东阳师傅集中起来,恐怕也雕刻不出来。

戏台前是宽敞的天井,地面自前至后渐次升高,非常适合看戏,可容纳三五百人或站或坐。天井两侧是厢房,雕花栏杆,南北各两间,上下两层,平时当教室,看戏或族人聚会时,供女眷们入座。日本有个研究鲁迅的专家叫阿部兼也,他在绍兴找不到鲁迅散文“社戏”中的戏台,到富阳大源蒋家祠堂参观后,感觉大饱眼福,回国后给富阳文联主席蒋增福写信:蒋家祠堂保存得如此完好,真是觉得惊奇……

走过天井是中堂,堂上一副楹联:“青田学士西湖老 炎汉世家赵岭绵”,说的正是蒋家的来路。从青田学士到赵岭世家,这就是富春蒋氏的来历。

明朝初期,蒋家先祖青田人蒋晖中了进士,任翰林院大学士。蒋晖脾气耿直,看不惯朝廷腐败,便辞官迁居到杭州西湖边,隐逸乡里。蒋晖的孙子蒋炤是太学生,性格像祖父,不愿当官,寄情山水。他经常沿钱塘江富春江一路游玩。到了赵岭,就是大源亭山这个地方,感觉这里依山傍水,风水非常好,必定兴旺子孙出人才,便在赵岭置地造房落地生根。

中堂正中上方有一匾额,上书“纯一堂”。据《富春赵岭蒋氏宗谱》记载,蒋家分三支,富阳大源这支的宗祠世称“纯一堂”。诸暨一支为“纯二堂”;奉化蒋家(蒋介石祖先)为“纯三堂”。

中堂高大宽敞,摆放着十几张桌子,人们团团围坐,多是老年人,打牌下棋搓麻将,还有看报纸或看电视的,其乐融融。

2004年12月,大源蒋家祠堂被富阳市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族长自尽,阿太扑火

蒋家祠堂始建于康熙36年(公元1697年)。

经历两百多年后,蒋氏人口增加了不少。为了祭祀祖先,全村人“合力而经之营之”造了祠堂。据族谱记载:“东之凤眉屹立而端坐;西之亭山虎踞而龙蹯;虎首潭回绕于其南;龙门山环抱于其北;更有珠山为其案,虎山为其御,而祠基独盘居其中。故说者,皆以为地之灵,而予独以为人之杰也……”可见祠堂地点的选择大有讲究。

过了五十年,到乾隆12年,这时候,社会安定经济繁荣,蒋家有钱的人多了,祠堂破旧简陋且太小,祭祖时人多了就站不下。于是合族商量扩大规模重新建造。一位阿太自告奋勇,将其地献出来作祠堂用地。祠堂造好了,又有一位阿太说,内部装修归我出钱。这样,有钱出钱有力出力,新祠堂顺利落成。

一晃又过去了一百多年,祠堂是木结构,时间长了,漏雨霉烂加上虫蛀,变得破烂不堪。当时的族长叫蒋树奎,他召集各房开会,提出重新造祠堂的建议。大家一致支持,决定在原来的地基上重新翻造。各房有的捐木材、石料,有的出钱,请来了最好的东阳木雕师傅。

那时,国势已经衰弱,老百姓也很穷,于是决定从后往前造,先造供奉祖宗牌位的后堂,再造中堂。一直造到光绪8年,中堂完工,但钱已经花光了,没有力量再修前厅戏台。快过年了,东阳木雕师傅要回家,催讨工钱。木雕师傅催得急,族长树奎太公是个很有责任心,又很要面子的人,他一时拿不出钱,无奈之下竟悬梁自尽。

又过了十多年,到了1897年,有族人提出,我们蒋家半拉子祠堂被外人笑话,真是脸上无光,大家拼一拼,一定要把前厅、戏台修好,提议得到全族人赞同。蒋家人再次请来最好的东阳师傅,于是“秉公课派,命男出钱、女供饭;富者捐金、贫者助力……四历寒暑相继成此” 。

就这样,从最早建造宗祠,到重新改建后殿、中堂,再到台榭翼廊全部落成,蒋家祠堂经历了清朝八代皇帝,跨越200多年。族人蒋维源在清光绪三年所作的《改建台榭并翼廊记》中感叹道:“恢宏旧制,尽心竭力,固见创业之难。敬始慎终,须知守成之不易。愿吾昆季勿是以台之筑为无足轻重。”

大源一带有句歇后语:蒋家门口修祠堂——可以观德。意思是,在这个漫长的修祠堂的过程中,显示出了蒋家人的优良品德。蒋家的族规是:“孝父母、敬长上、友兄弟、立教养、守法度、奖贤能、惩顽恶、戒争斗”。那时,蒋家已经七世同堂,是一个和谐的大家族。

从蒋家祠堂的前厅戏台竣工之年算起到2009年,又一百年过去了。虽然1990年曾局部维修过一次,毕竟天长日久,蒋家祠堂的梁柱等木构件被潮湿、虫害侵蚀,有了坍塌的危险。蒋家村村委会把修缮祠堂列为2009年的重要工作。2009年10月18日,蒋家村召开宗祠修葺捐助大会。村里的人来了,在外工作的蒋家族人也纷纷赶了回来,还请来蒋金乐介绍祠堂的历史。近几十年割断了历史,关于祠堂,许多年轻人,即便是蒋家人,也有许多不知道的事。金乐讲了一件族谱上没有记载的事。抗战时,荷枪实弹的日本鬼子到了蒋家祠堂大门口,朝里指手画脚。中国翻译告诉他们这是蒋家祠堂。日本鬼子便呜哩哇啦嗷叫起来。翻译解释说,这里不是蒋介石的祖宗。日本鬼子又是呜哩哇啦一阵嗷叫,拖来几捆干柴点起火来。鬼子兵点着了火走了。躲在祠堂里的一位女阿太马上冲出来,奋不顾身地扑火,把火扑灭了。祠堂逃过了被烧毁的一劫。

三百年来祖先一代接一代地建造宗祠、保护宗祠,不惜献出生命啊!金乐越讲越激动,感慨地说,让我们为祖辈鼓一次掌吧!蒋家后人一定继承祖先的精神!

鸦雀无声的会场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。

到会的蒋家人个个慷慨解囊,多则数万少则几百元。三百多年历史的蒋家祠堂再次拉开修缮帷幕。

祠堂学校

蒋家祠堂对金乐来说,是他记忆的起点。温良恭俭让的传统文化和“文革”无法无天的破坏,都在他心里烙下深深痕迹。

1966年夏天,金乐刚满四周岁。红卫兵造反,他屁颠屁颠地跟在大哥哥大姐姐们后面看热闹,看套着红袖章的红卫兵喊着口号冲到祠堂里破四旧:祠堂大门两旁的对联刮掉,刷上标语;祠堂里里外外到处张贴毛主席语录;祖宗牌位拿下来,砸了,“纯一堂”匾额拆下来,砸了,灯笼摘下来,砸了……这场“文化革命”的大劫难,蒋家祠堂当然难逃厄运。

不过还好,祠堂并没有被彻底毁掉,精致的木雕大致保存下来了,这是因为当时有一些蒋家老人站出来阻止,长辈们呵斥这帮十几岁的孩子不懂事,这些红卫兵多是蒋家子孙,被长辈们教训劝告,多少也听进去一点。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祠堂当时不仅是小学校舍,还是蒋家村的活动场所,当年的批斗会就是在祠堂里召开的,宣传队则在祠堂的戏台上演样板戏,旧祠堂也可以为“革命”所用。

当年红卫兵破四旧,农村里的族谱是当然的四旧,许多村里的族谱都在那时被烧掉了。十几年前,为了写《富春蒋氏》,金乐回蒋家村寻根问祖,使他大喜过望的是,蒋家的族谱一套十八本竟然保存完好!这套族谱是如何躲过运动的?可惜当年费尽心思保管族谱的蒋允山阿太已经去世,族谱传给他的儿子,这里面的故事已无人知晓。

金乐是1968年上学的,就在祠堂里的小学读书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生育高峰,小学生猛增,祠堂容纳不下,在村口造了新校舍,一至四年级学生在祠堂读书,五年级以上到新校舍。人民公社化之后,蒋家村分为两个生产大队,一个叫前进大队,一个叫先锋大队。金乐上学的时候,一年级学生也分两个班,一个前进班,一个先锋班,每个班三四十个学生。

祠堂戏台两边是厢房,厢房有楼上楼下,前进班在左厢房楼下,先锋班在右厢房楼下。厢房是教室,天井、戏台便是小学生的活动场所,下了课,金乐就在戏台上蹦来蹦去,与男同学摔跤做游戏。

金乐好奇心特重,在祠堂里读书,经常盯着那些木雕发呆,但看不懂雕的是啥名堂。金乐的父亲也在祠堂里读过书,肚皮里有很多故事,有空了,便一个一个讲给儿子听。他告诉金乐,后堂是供祖宗牌位的地方,雕的是二十四孝;中堂雕的大多是《三国演义》、《封神榜》里的故事,讲述的是做人做事要忠诚友善仁义。

祠堂学校虽然又老又土,却是许多人的启蒙之地,他们从这里起步,走向外面的大世界。其中有一位蒋家村人,金乐在祠堂厢房楼上读三年级时,他坐在厢房的楼下读一年级。他的笔名叫麦家。麦家在接受凤凰网许戈辉采访时讲到他在蒋家祠堂读书的情景:祠堂的厢房教室没有窗户,冬天拉起了一块布帘挡风挡雨,有一次,雪花飘过来,飘进了我的脖子里……

金乐以为,古董兮兮的祠堂学校里有一股“气”,一股传统文化人文精神的底气。所以,金乐对祠堂有特殊感情;所以,他关注祠堂。

前年,金乐的一位朋友在萧山收购了一块“善盖一乡”老匾额,经考证,这块匾额是富阳大源蒋家祠堂的,它是如何流失到外地,又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被保存?不清楚。金乐得到消息后马上与朋友联系,商谈价钱,并通知蒋家村的村干部。去年年底,“善盖一乡”匾额回到了蒋家祠堂。

| 链接 |

据不完全统计,富阳现有宗祠61座,厅堂20座。富阳的祠堂、厅堂大多建于明、清时代。祠堂的首要功能是祭祖,同时,也是议决族事、正俗教化的场所、封建宗法统治的基层中心。逢年过节,族人在祠堂欢庆娱乐;生丧嫁娶,族人在祠堂共喜同哀。祠堂庄严肃穆的建筑,让人欣赏民族建筑的精美;匾额对联,让人领悟祖先才识品德的崇高。解放后,封建宗族制度彻底瓦解,宗族的祠堂亦遭受冷落,失去了它往昔的威严。

近年来,许多农村都在逐渐修复祠堂。《富阳的祠堂》出版后,各方面都开始关注老祠堂,许多村子自发集资整修已经破烂不堪的老祠堂,而更多的村子其实是重建,想接续上那股气。

 



分享按钮>>安儒:一个村34座祠堂 诠释村庄文明
>>揭秘云南境内的契丹后裔